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政务频道 >> 党政动态

【长三角两地书】昆山人看嘉定:落地为兄弟,何必骨肉亲

日期:2018-11-07信息来源:上观新闻 作者:王欢欢 文字 【点击数:

我最近参加了一位同事的婚礼,同事是昆山花桥人,她的先生是嘉定安亭人。虽然他们两家只是隔了条马路,可是我这同事一嫁就嫁出了江苏。婚后她定居安亭,开车上班只需要半小时,但我们总是打趣她,每天跨省上班累不累呀。

花桥和安亭就是这么近。从地图上看,整个花桥的形状像一张枫叶,与安亭交织在一起。所以两地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不分彼此。

1989年花桥一角

事实上,在新中国成立之前,花桥的地域划分并非今天我们所见的这样。那时的花桥东边属安亭乡,西边属菉葭区,安亭乡与菉葭区又同属昆山县管辖。至解放后,才将花桥严泗桥以东划为上海安亭,其余部分划为花桥乡。后1986年设立花桥镇,才是如今的花桥。从历史来看,花桥与安亭本为一体,在区域位置上很难划清界限。由于特殊的地理区位,使得两地共享交通,全国有许多重要交通线从这里穿过,如312国道、沪宁高速公路、同三高速公路、京沪铁路、沪宁铁路等等。上海轨道交通11号线穿境而过,通往花桥,成为国内第一条跨省地铁线路,更是加深了两地的感情。

这样深厚的历史渊源,这样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得两地在文化、生活等方方面面都有交集,花桥与安亭互相帮助,共同成长,亲如兄弟,结下了“蒸梨常共灶,浇薤亦同渠”的情谊。

我曾听花桥的一位退休老校长陈文虞介绍,两地在教育上是很有渊源的。例如归有光出生于江苏昆山,自幼聪颖,九岁能写文章,后徙居嘉定安亭江上,读书谈道,在安亭讲学二十余年,名声大噪,四方学士纷纷慕名而来,学徒众多,其中程嘉燧、唐时升、李流芳、娄坚各以诗文书画蜚声海内,人称“嘉定四先生”。后人为了纪念归有光讲学,在安亭办起了震川中学。这所中学向花桥、安亭两地招收学生,在校工作的教职工也大多来自两地,在合作管理下,震川中学逐渐成长起来。

不但有花桥人去安亭读书,也有安亭人去花桥读书。花桥中学在当地是一所颇有名气的完全中学,办学质量高。由于花桥特殊的地理优势,许多安亭学生前来花中借读、补习,参加上海高考大多都能脱颖而出。上世纪70年代,学校里要开英语课,可是当时花桥的民办学校哪里有那么多英语老师,于是便派年轻教师去安亭中学学习,安亭中学为我们培养了优秀的英语教师,壮大了花桥民办中学的师资力量。

1992年花桥中学

花桥与安亭在文化上的交流不仅于此。电影风靡上海,花桥人看了很是“眼热”,请来安亭电影队朱队长作技术支持,使得花桥在1974年也成立了自己的电影队。16毫米的小黑白电影走进了人民的生活,为本是单调的花桥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以后,安亭有了好电影,花桥也借来放一放,在看电影这件事上,两地算是早就资源共享了。

电影丰富了花桥人民的日常生活,其实在生活上,特别是柴米油盐酱醋茶,花桥也是离不开安亭的。以前的花桥并没有集市,花桥人买东西只能去陆家或安亭。安亭严泗桥的自由市场是花桥人赶集的必去之地,那里蔬菜、瓜果、鱼肉、家禽应有尽有。集市赶早,为了买到新鲜的食材,赶集的人早早便要起床,常常是半夜十二点就起床洗漱,准备些干粮,背上竹篓,心里盘算着采买些什么东西,循着月光便上路了。从花桥到严泗桥自由市场大约12里路,走上约莫一个小时便到了,有花桥人来这里买东西,也有花桥人来这里卖东西,在自由市场,花桥和安亭就是一家人。

1995年花桥照片

严泗桥的自由市场吸引着花桥人,但上海时髦新鲜的玩意儿更是透着别样的魅力。上世纪60年代前后,安亭自从建造上海汽车城后经济发展迅速,便有了卖各式新鲜货的一号街,那时起花桥人看安亭总带一些新奇、羡慕的眼神,因为什么新鲜玩意儿,总是先出现在那条人群熙攘、灯红酒绿的街上。当花桥遍地平房时,安亭便造起了五层高楼的高级饭店。那时去安亭,便是要去看看那新奇的高房子,去逛一逛花桥没有的一号街,如果再能去高级饭店吃一顿饭,便是三生有幸了。

上世纪70年代,昆山文化馆曾赠送花桥一台黑白照相机,可是花桥文化局还没有技术冲印照片,花桥人拍照、冲印照片还要“仰仗”安亭。爱美的姑娘要到安亭去买当时上海最好的化妆品百雀羚。我的前辈、花桥中学退休教师杨老师告诉我,花桥当时只有自己纺纱织的土布,颜色青灰,不够鲜亮,所以人们也都会到上海去买宽幅的洋布回来做衣服。自己结婚里做的卡其色西装外套就是在上海买布做的。花桥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受着上海的影响,可以说上海引领了花桥的时髦风尚。

当然,安亭人也有来逛花桥市场的。当时徐公桥有一个规模极大的牛市,周边乡镇都会前来买耕牛,不止安亭,还有宝山等地。说起这个牛市,也是颇有历史渊源的。中国教育学家黄炎培在1928至1934年间致力于徐公桥乡村改造工作,在当地举办耕牛比赛,参赛耕牛数量达到100多头,比赛时间长达一周,规模盛大。参赛者在赛场周围搭建牛棚,准备草料,有专家来当评委,耕牛比赛大大促进了农业的发展。

在工业发展上,花桥与安亭更是离不开彼此。改革开放初期,上海的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向花桥转移,花桥在紧邻安亭的曹安公路处划出曹安开发区,在此引入新浦衬衫厂、五洲服装厂,办起了自己的企业,纺织工业逐步发展起来,带动当地的经济,人民逐渐富裕。随着经济的发展,花桥成立了第一家汽修厂——新东汽车修理厂,主要从安亭收购旧车,改造后再出售。后来,又与上海合作办齿轮厂,可以说花桥乡镇企业的发展离不开上海的帮助,而花桥又帮助上海更快地完成产业结构的转变。

1995年花桥照片

上海作为中国经济的中心,辐射、带动了长三角许多城市的发展,花桥因其有利的区域地理位置,可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,改革开放以来,花桥得到了迅速的发展。花桥大部分村庄的拆迁,曹安路一带违章建筑的拆除,大大推进了城市的整体规划建设。如今的花桥高楼林立、四通八达,更是设立了昆山海峡两岸电子商务经济合作实验区,建设了花桥跨境贸易小镇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从建滔63层俯瞰花桥,它早已不是那个“昼出耕田夜织麻”的水乡农村,而是名副其实与安亭比肩而立的弟兄了。

1992年花桥照片

我家在昆山蓬朗,2003年被划入花桥。现在虽然我工作生活都在花桥,可是往安亭跑的次数倒是真不少,起初也并不留意,也从来没有人跟我说,走!到安亭去逛逛。后来才诧异地发现,我们每次出去吃饭逛街10次里总有六七次是往安亭的,我想,在年轻一代的心里,我们同处一块土地,共享一片蓝天,早就不分花桥与安亭了。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